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一夜 情遇到尤物,还有点贱】色撸撸_编辑
【一夜 情遇到尤物,还有点贱】色撸撸_编辑

  抿着杯中剩下的小半杯cognac,松开衬衫领口的我坐在吧台一角。这是家没多么出奇的酒店酒吧,此刻却因为另一角的一名雌性生物让我心生涟漪。
这是个漂亮的女人。确切地说,她是我此生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之一。波浪般卷曲的长发,半掩着一张美艳中带着几分稚气的脸庞,发丝时而被葱般的手指掠向耳后。一双桃花电眼略略四处勾连,已引得酒吧里每个男人都故作镇定而蠢蠢欲动。一身贴身的黑色连衣裙包裹着窈窕的肉体,随着她坐姿的调整时而在曼妙处绷紧而引人暇思。裙子下摆极短,两条修长的美腿完全展示在众人面前,如果不是交叉着想必已能看到她内裤的颜色和款式。足下是十多公分的高跟。
这是个漂亮性感得要命的女人,最要命的,她是一个人坐在吧台。
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忍不住要看第二眼。看了她第二眼,我已经不想再看酒吧里任何其他女人一眼。心里的涟漪已经开始澎湃,脑海里蹦出的是两个字,“尤物”。
这样一个美艳的年轻女郎为什么衣着诱惑地独自坐在酒店吧台?也许她是个风尘女子,但我总感觉不像。我细细打量了她的美色,也注意到她沐浴在酒吧里所有男人的视线里,猎人的本能油然而生。
既然碰到了尤物,就不能暴殄天物。今晚她既然打扮得漂漂亮亮地来了,想必不介意邂逅一位有魅力的男士,一起在风流的杨柳岸边倘佯,甚至湿身……我深吸了一口气,举起酒杯向她走去,眼角余光却看到另一个身影迎来,我们同时在她身前停下了脚步。我看向那个本来坐在另一个座位的大男孩,他的神情有些不知所措的敌意,我看看她,她一脸无辜地看着我,表情里却似乎有几分狡黠。
“对不起,这个位子有人坐。”我对这个男生说。
他的嘴张了张,似乎要说什么,却瞥见她的眼神只在他身上一溜就又转向了我,终于只是噢了一声,动作僵硬地往回走,我似乎听到他那桌其他客人的窃笑。她低头啜了口饮料,仿佛在笑。
“小姐,我看你的饮料快喝完了,不知道能不能推荐另外一种酒给你?”我站在她身侧,没有直接占据她身边的座位。
“……好啊”,她的眼神有几分羞涩和躲闪,声音很甜美。
自信在那一霎那充实了我,这个美丽的女人是我今晚的猎物。
“我叫Brian”,我微笑着伸出手。
“我叫婷”,她的手是秀丽而柔软的,我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这是我们肉体的第一次接触。温柔的陷阱已经开始布置,不久后要么两手空空地回到房间,要么捕获一个温软鲜活的肉体尽情享用,这就是猎人面对的选择。
婷一个人出来旅游住在隔壁酒店,晚上耐不住空房寂寞出来喝一杯,正是最佳的约炮对象。她的容貌是这么美,她的嗓音如此甜,我已经快要醉,但我坚信先倒下的一定会是她。
期间我去了一次洗手间,望着放水的老二,想着几个小时后也许它就会插在婷的阴道内抽送,听她银铃般的声音在我耳边浪叫……肉茎不由瞬间怒胀,好不容易才收服回裆里。
回到座位的路上,我清楚地看到酒吧里每个二十到五十之间的男人们贪婪的目光聚焦在同一处,灯下的婷艳光四射,仿佛女神般耀眼。我不紧不慢地走回座位,此时他人的敌意就是我骄傲的资本。今晚我一定要带她走,我心里暗暗发誓。
谈笑间,我的眼光不时留连婷的领口和大腿的白腻。酒精燃烧着欲望,我不时凑过身去在她耳边说话,膝盖时而摩擦婷的大腿,她似乎毫无所觉地和我笑着聊着。时间渐渐溜走,我的右手忽然抚上她的腰肢,却在她来得及反对前抽走。她的神情恍惚了一下,瞥向我的一眼却在我灼灼的视线下败下阵来,换了话题不知在说些什么。
“我们走吧”,我瞧着她,笑着说。
“哦……好的……”,她带了几分犹豫,我想她知道什么在等待着她。
“我送你回酒店”
她嗯了一声,没有看我。
---
“谢谢你请我喝酒”,在大堂门口她停住脚步对我说。
“不客气”,我微笑。
“……我……自己上去好了”,她的眉目间略有几分尴尬。
“没关系,我送你上去。”我拉起她的手往里走,没有停下的意思。猎物已经在陷阱的边缘,猎人当然要推它一把。
电梯的不锈钢双门随着叮的一声合起,密闭的空间里只有我们两个,没了空气的流动,那气氛瞬间变得暧昧而厚重。她试图找个话题,声音却微微有些滞涩。电梯里的屏幕显示着我们在一层层地上升,离她的房间,和我们宿命的碰撞,越来越近。
再次叮的一声,我扶着她柔软而富弹性的腰身走出电梯,她的脚步似有几分虚浮,不知是酒精带来的晕眩还是犹豫。在某个门口她停了下来,磨磨蹭蹭地取出房卡,没说话已经有些窘态。
成败当然就在此一举,我的手轻轻引导她转向房门,“请我进去喝杯咖啡好吗?”
“有点晚了”她的神情有几分为难。
做个彬彬有礼的君子说晚安?别开玩笑了,猎人耐心地守了一晚上陷阱,猎人要吃肉。
“我一会儿就走”,我暧昧地看着她,撒着谎。
她的脸上泛起红晕,“我有男朋友了”。
我微微笑了,“跟我说这个干嘛,他又不在。”你男朋友知道你穿这么短的裙子一个人来酒吧吗,我心中暗想。
她无奈地打开了房门,而我觉得这正是她将打开自己双腿的预兆,瞬间有了生理反应。
她刚进房间,还没来得及开灯,我已经从她身后搂住了她,推搡着她踉跄地进了房间,房门咔地一声合上,把光明关在门外。黑暗中,婷挣扎着转过身来,低声道“不要这样……”,一双上臂贴着我的胸膛似扶似拒。我坚决地抱紧了她,嘴唇在搜索中不断落在她的脸颊和脖颈,忽然触到她的唇,下一刻她却又逃了开去,嘴里的抗议却带了喘息。我的左手搂紧了她的身躯,右手已在上下其手,从她骨肉匀停的背部揉搓而下,直接而尽情地抚摸她的臀部。她伸了一手来挡,有几分坚决。如同被绳索套住的小鹿,还在挣扎着消耗自己的气力。是不是还会闪念想到远处的男友?罪恶感和偷情的刺激,也许正在激烈地斗争。
“你好漂亮……我好喜欢你……”我喘息着,用言语和动作不断软化她的防御,这是一场无声而激烈的搏斗,方才还彬彬有礼的绅士此时早已撕下虚伪的礼貌,这是图穷匕见的时刻。勃起的雄性早已作好交配的准备,而惶恐的雌性仍在沦陷前作着义务的抵抗。我的坚硬早已顶在她的小腹,呐喊着我的需要。我能想象这样的触觉此时在她体内搅动着什么样的欲望和挣扎。她的嘴唇终于被我捕捉住,我用力地亲吻她的甜美柔软,我的舌挺入她的口腔寻觅着她的回应,让她的手臂片刻忘了挣扎。我的激吻封闭了她氧气的大半来源,她已快要站不住。我在她臀部的右手已从抚摸升级为揉捏又升级为紧握,我用身体将她的躯体顶在墙上,左手腾出来不由分说地握住了她的右乳。她的右手徒劳地按住我的手背唔了一声,一半被我堵在喉里。她的乳房躲藏在乳罩里,此时已满足不了我的需要。我拉下她衣衫背后的拉链,将连衣裙从她肩头褪下,剥出一片白腻的上身,顾不得细细品鉴,我略带粗暴地将她的乳罩推上,然后握住了婷的乳房。她的胸脯柔软小巧,被我一手完全掌握,触觉只能用美妙二字形容。凭我广识群芳的经验,通常这样精致的乳型,乳头往往较丰隆的女子更为敏感。果然我拇指一拨,婷就软了半边身子,口中又是一声呻吟,手上更是没了力气。
我心中暗道这尤物果然风骚,此时再不客气,一手探入她身后熟练地将她胸衣解开,接着双手同时将她双乳握了,轻拢慢捻抹复挑,弄得婷娇声不断。她的连衣裙已滑落至踝,其下竟是一条蕾丝小丁。借着窗帘缝里漏进来的一点微光再看这个美女,上身双乳尽现,下身寸缕勉强盖住了私处,回想刚才她在酒吧里的女神模样,真是有难言的情趣。
我一手下探摸她裆部,她哼了一声,仍是半推半就,我却知道此处甚是紧要,中指不依不饶地快速拨弄了几下,她便抵挡得不那么坚决,指尖上也渐渐觉得濡湿。我心中暗笑,索性一指挑起细裆卡在她阴唇一边,将她娇嫩的阴蒂轻轻剥出,又将中指从她阴道口抠了些淫水,以指尖抵住婷的阴蒂一阵轻盈而快速的旋转。这样的挑逗,叫她如何熬得住?登时淫声大起,不多久便抱紧了我的身躯竟似快要高潮。
发展到这个阶段,我却不急了。主从之势业已颠倒,此时她才是渴望更多性刺激的那一方,那她当然需要为之付出。我忽然停下了动作退后半步,边瞧着她有几分狼狈茫然的表情,边盯着她的眼睛开始解自己的裤子。
她咬着唇整理好自己的小丁,忽然带了几分促狭道,“你干嘛脱裤子?”
我心想这真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问,却又知道这是她在尝试夺回主动权,我若是气势一弱,她自然就要拿腔作势,我又岂会让她如愿。
“我穿着裤子你怎么舔呢?”我口中说着扯下内裤,下身的雄壮一跃而出,还示威般地抖了两下。
“谁说……”她还没嘀咕完就已被我打断,“来”。我的手掌扶住她的双肩微微下按,居高临下地盯着她。
她面色挣扎,双肩使着几分力气,然而双眼甫一接触我的眼神,登时心虚般移开,身上的气力也没了,轻轻松松地让我按了下去。她的长发掠过昂然的肉棒,那触觉让我不由嘶了口凉气。
婷一手握住我的棍身,轻轻将包皮后褪来回捋了几下,然后张开小嘴一口叼住了我的龟头,舌头撩拨片刻,便睁大眼睛仰望着我,似是在看我享受的表情,又像是在邀功卖乖。方才酒吧里如此惹眼的尤物,此刻跪在我面前用唇舌侍奉我的下体,真是令人意气风发,爽到极处。
我满意地微笑着,俯视着她。婷舔得更卖力了。所谓尤物,自然对于男女之事有着追求和渴望。我看得出婷越来越投入这个活动,想必我肉茎在她口腔内的触觉也满足了她心灵深处的某种需要和欲望。我索性双手捧住她的脑袋,腰身微微用力,以轻柔的节奏开始干婷的嘴,她没有抗拒。
真是个M的好材料,我快意地想。
我时而用龟头顶撞她的喉头,令她微呛而咳嗽,但毕竟是第一次,我不打算把她弄到干呕,眼角见泪即可,我心想。一名大美女泪光盈盈地跪在男人面前舔舐,此情此景是男人最好的春药,女人也由此获得被主宰和使用的不可与人言的快感。婷的口技相当出色,不仅将肉棒费力地纳入喉头,连睾丸也一个个咂吮得津津有味。我俯瞰着她卖力的服侍,直到她将我的阴囊完全舔遍才将她拉起身来。
她软绵绵地扶着我起身,“戴套好吗?”不像是要求,更像是恳请。
“不用麻烦,我干净,你呢?”我没等她回答,就将她转过身去按在墙上,婷似是要抗议却没有开口,配合地扶着墙耸起臀部,这显然不是她第一次需要以这样臣服的姿态迎接男人的入侵。墙上有面落地的穿衣镜,在黑暗中仍能看出婷雌伏的娇小身形和背后高大的我。我握住自己的坚硬探入她的腿间,寻找最湿滑的那处所在,我的龟头在她娇嫩的沟渠间前后试探,扫过某处时她噢了一声,一条腿似乎有些发软。寻找穴口全凭经验,肉棒无眼却总能寻觅到他的归宿,我感觉龟头已卡在她的紧要处,往下看去,她肥白的臀部充满肉感,最后的征服即将来到。
我心中暗道老子的猎艳史从此又多了浓彩的一笔,嘴角浮起微微的笑,我意气风发地向婷的肉穴里推送,她的汁水不多不少,刚好让我徐徐前进,碰到一处略有艰涩,我稍退出几分,前后摩擦了几下再度前进,这次一杆入洞,婷长长低吟,为征服之曲开了调,今晚我将让她为我反复哼唱。
我的腰臀发力,开始缓缓抽插婷的膣腔,她的阴道紧窄,不知已为多少男人带来非比寻常的乐趣,今晚轮到我品鉴她的幽径。不知我在她的性史上又排在第几?想到这里不由微微一笑。
我把她圆润的臀部捧在手中向下身有节奏地推拉,肉体开始撞击发出啪啪的轻响。方才酒吧里颠倒众生的女神此时不过是我供我淫弄的肉体。看看滚滚红尘岂非都是如此,红毯上闪光灯聚焦的华贵女星,杂志封面无数人景仰的傲娇模特,无论被昂贵华丽的衣衫、发型和珠宝妆点得多么优雅高贵,回到男人的床上无非就是供某人泄欲的卑微器具。无论平时多么高傲跋扈,被男人剥个精光骑在胯下后,不知要怎样尊严尽丧地被淫辱玩弄,所谓冰清玉洁,不过是得不到她的屌丝的臆想罢了。
伴随抽添我胡思乱想着,双手在婷身上游移,细细摸弄了她上下每寸肌肤。她娇小的双乳被我捏在手心里挤弄成各种形状,耸立的乳头也叫我好好揉捏搓转了一番。她音量渐增,忽然垂手从胯间伸过来,细巧的手掌竟然握住了我晃荡的睾丸。
我舒服地嗯了一声,“你还会这招”,今天真是赚到了。
“舒服吗?”她问,时而揉捏,时而用指甲轻轻刮弄。
“非常舒服”,我由衷地道,“谁教你的?”
“……我男朋友……”
“他把你训练得真好”,我调笑着,变化着插入的深浅和角度,试探她阴道内每处娇嫩,这是给她的奖励。
“便宜你了”,她喘息着道。
我右手不轻不重地拍打了一下她弹手的臀瓣。啪的一下是挑逗也是试探,她嗯了一声,没有丝毫不快,我第二下便重了几分。这一下颇为响亮,不由得她不感到些许羞辱。通常这类游戏我会留到未来开展,但既然面对一个风骚的对手,不妨大家玩点儿带劲的。
她啊了一声,娇道,“你干嘛打我?”腰臀间仍然向后迎凑着。
我怀着洞悉的恶意反问道,“喜欢吗?”
我从她片刻的沉默中估摸她心里斗争着,在犹豫是否第一次性爱就让我占据绝对上风。我却不会给她喘息的机会。我的左手扯住她的长发,右手更重地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热辣辣的感觉想必不光是在她的肉臀上感觉到,更是敲打在她最后的矜持上。在她有任何机会翻脸前,我的右手已换拍为握,捧住了她的肥臀一阵迅速有力的抽动。这个浪货的心防迅速被击溃,脑袋被我扯住后仰,随着我的撞击一下下拉扯着我的掌握,口中啊啊地喊着。
“爽不爽?”我明知故问道。
“……唔……嗯……”她喘息着拒绝回答,我却早已看穿她的脆弱。
“刚才在酒吧里不是很拽吗,现在还不是被老子按在墙上日逼。”我冷笑,故意用粗俗的字眼刺激她。
“欧……”她发出满怀羞辱和快感的呻吟,脑袋左右摇晃着似乎在无声呐喊。我品味着征服的强烈快感,用我的肉棒重击着她,把她一下下推入欲望和羞耻的深渊。
“这样爽还是不爽?”我没有说这样是哪样,她可以自己揣摩。
“……爽……”一个已经被插入的女人,又有什么说不爽的权利,何况她已经在浑身颤抖。
“求我干你”
“不要……”
“说”我命令道。
“……嗯……干我……”
我鼓励地加快了速度,“继续说”
“……说什么嘛”她撒着娇。
“谢谢我干你”
“你……”
“说”
“谢谢……谢谢你干我”
我呵呵一笑,“不客气,今晚我会好好干你的”
“欧……干我……干死我”她嘶声道,下身迎合得越来越明显。
我左手忽然用力前推,将她美丽的脸蛋按在墙上,下身猛然加快抽插的速度,沉声道,“玩一夜情爽不爽?给老子叫!”
她发出惊天动地的喊叫,身体开始剧烈地痉挛,我大口喘息着狠命捅着她,汗水滴滴落在她的腰和臀上,她却毫无所觉。我估计自己只干了她五分钟,她已经高潮了一次,估计她是能多次高潮的那种极品。下身传来强烈的快感,我却还没玩够这个浪货,远远没够。
“好舒服……”在余韵里她一手扶墙垫着额头,另一手反手扶住了我的手臂。我没等她完全平复就拦腰抱起了她,她格格轻笑,下一刻已被我扔在柔软的大床上。
我扑了上去,粗鲁地将她的两条大腿分得开开的,一棍没根。她啊了一声,双手抱住了我宽厚的背肌。我不由分说把自己全身的重量都压了上去,双手下探握住了她的两瓣丰臀,捧着就埋头干了起来。
“喔……你好猛……”
“喜欢这个姿势吗”,我知道这个姿势会给她强烈的被使用感。
“喜欢”,她充满快感地回应,一手探入我脑后的头发乱揉。
这个姿势虽然刺激,对女人的承受能力却是个考验。我弄了她一会儿,见好就收地抽出双掌,让她把双腿并紧。两人的动作有着很好的默契,我甚至没有从她体内滑出就完成了体位的变化。这个新姿势能够让女性收紧阴道,给予双方极强的快感。果然我刚开始抽插她就淫叫。
“欧……这样我会不行的”她抽着冷气呓语道。
我并不明白不行是指什么,“要我停下来吗”
“不要……不要停”
“那你到底行还是不行?”我居高临下地道。
“……行……行的……干我……欧干死我……”她再次开始进入一种狂乱的状态,我相信此时她会为了我的肉棒满足我的一切要求。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很强大。
“我可以揍你吗?”我在一阵强有力的抽插中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喔……怎么揍……”她似乎没有太大的反对。
“抽你耳光”
“欧……不要太痛好吗”她哀求着,沉浸在矛盾的期待里。
“不会”,我话音未落就一巴掌扇在她脸上,她美丽的脸蛋传来娇嫩的手感,头颅被我打得猛地偏向一边。
“欧!”她的表情像是快要哭出来,叫喊中却带了升级的快感,我绝不会听错。我一阵刺激,怒挺的肉棒似乎又涨大了几分。
“你好硬”,她浪声道,“硬得像根棍子”
很多女人随着抽插阴道会变得松软,有些女人会分泌大量的淫水。后者固然令人兴奋,但实际会导致摩擦感下降。“干香紧”才是王道。所谓干者,当然不是要性冷感,我认为是指在性交开始时能够迅速湿润,但在交媾过程中分泌不会过量,这样的肉穴方为名器。婷正拥有这样的名器,而今夜我将在她的名器里尽兴。
我听得一阵肉紧,“老子捅死你”,我恶狠狠地道,并且用行动证明了自己。
“我要不行了……”她的喊叫开始急迫,双手紧紧抱住了我,“欧操她……操死她!”
我听她突然换了第三人称,虽然不明白其中奥妙,本能地体会到她进入了另一层极美极妙极忘我的状态,“老子操死你这个骚货!”
换了两个小时前的酒吧里想必她早已一杯酒泼在我脸上,此刻她却乱抖着身体用濒死般的嗓音喊道“欧是的……操死她!干死这个骚货!欧……欧!”
我知道她在高潮,下身传来的快感越来越强,我也已是强弩之末,咬着舌尖一直忍到她高潮的中段才释放了自己。
“老子操死你!”我张大嘴吼叫着,“操死你这个婊子!”,她的阴道挤压着吮吸着我让我毫无保留,我的头猛然扬起又垂下再扬起,脑海中一片空白,垂死挣扎地低吼着把一股股热流喷射入婷的肉穴深处,直到再也无力抽动。
黑暗中我虚弱地搂住了婷,她的阴道仍在一阵阵收缩挤得我的肉棒不住跳动,我们喘息着享受美妙的余韵,许久没有说话。

色撸撸_编辑

y